首页-{宾利平台注册} 首页
下月中旬宾利平台将全新升级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4-07 13:35    文字:【】【】【
去年春天,第一次推荐了春日影单(春天,怎么能少了这十部电影)。今年,北方的春天不太友好,雾霾和沙尘暴轮班站岗,大半个三月都很难见到太阳。坏天气让人没心情观察樱花、桃花、玉兰的长势。
这两天,雾霾和沙尘暴结伴休假,天一转好,大街小巷的温度、风和气味才终于让人找回了春天的感觉。
聊聊电影吧。说来也奇怪,我很主观地盘点了一下自己看过的电影,发生在春天的故事大多柔和且细碎,不像夏天那样热情,也没冬天那么凛冽,多数故事都淡淡的。谁爱上了谁,谁离开了谁,谁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都像是路边的桃花,一不留神已经开了满树。
《四月物语》
片名就太应景了,应景到不太需要介绍。岩井俊二创作力鼎盛期拍摄的几部作品之一,和《情书》一样,也是青春故事,也与暗恋有关。不同的是,《四月物语》的女主角榆野卯月身上还有一个刚到异地念书的大学新生的青涩和胆怯。
电影里有很多镜头,至今让人难忘。尤其是那把雨中的红伞,当年如果淘宝已经上线,应该有很多少女去找"榆野卯月同款"吧!
 
《人约巴黎》
上个春天推荐了埃里克·侯麦的《春天的故事》,这次来个小众一点的《人约巴黎》。毕竟,春天这么美妙的季节,怎么能不领略一下法国和侯麦那该死的魅力呢。
调调还是《春天的故事》那个调调,故事更琐碎轻松一点。电影讲了三段发生在巴黎的爱情故事,确切来说,是三段出轨or劈腿的爱情小故事。咖啡馆、公园、博物馆……再配上"不那么道德"的侯麦式的爱情,《人约巴黎》轻飘飘的,很适合这个轻盈的春心荡漾的季节。
 
《春夏秋冬又一春》
2020年,我们失去太多人了,金基德是其中一个。直到现在,想起"金基德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在拉脱维亚去世"这件事,我依然觉得不那么真实。尽管生前争议颇多,脾气也确实古怪,很多电影也让人难以接受,但不可否认的是,金基德对世界影坛来说,是个重要人物。他也的确留下了《撒玛利亚女孩》《圣殇》《空房间》等经典作品。
在金基德所有的电影里,《春夏秋冬又一春》可能是流传度最高,也最柔和的一部。四季轮回,人的欲望、罪孽和救赎也轮回往复,这大概是不断自我折磨和折磨他人的金基德对于生命的思考。
 
《年轻气盛》
虽然电影名是Youth,但《年轻气盛》讲的是由两个不服老的艺术工作者引发的老、中、青三代人的故事。阿尔卑斯山的高级度假酒店,各种明星、名媛、社会精英聚集。老哥俩——指挥家费雷德和导演米克也来度假。俩人性格不同,一个对"老了"这件事坦然接受,和自己的过去和解,与当下和平相处。一个还很孩子气,他不承认自己江郎才尽,拍电影、泡妞、吃喝玩乐,尝试做一切能证明自己还年轻的事。电影没什么有大冲突的故事线,琐碎的人物、故事在两人对待晚年截然不同的态度下展开。保罗·索伦蒂诺是一个特别会拍人与自然的导演,阿尔卑斯山下的《年轻气盛》把他的这个特质发挥到了极致。
 
《帕特森》
春天是个适合写诗的季节,那也一定是个适合看《帕特森》的季节。"司机"亚当·德赖弗主演的这部电影,男主角帕特森生长在帕特森市,是一名爱好写诗的文艺青年。他沉默寡言,不用手机,与名利和喧嚣保持距离。稳定的工作、古灵精怪的女朋友,一只不太稳定的斗牛犬,一间不太大的房子……这些人和物构成了帕特森循规蹈矩的生活。
电影切入了帕特森的七天,从写诗,到写诗的本子被毁,到一切从头再来,帕特森的一周那么普通,像极了我们的生活。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最近重看了这部电影。最早看时,我很是被这个刻薄、固执、有控制欲的老头烦到,一度没看下去。这是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影,故事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一心想自杀的孤僻怪老头,自杀计划不断被邻居打断,断着断着,他就不想死了,但世事无常……
这个叫欧维的招人烦的老头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童年家庭不幸,因而分外珍惜家庭。为人木讷,但老实勤快,还是个老婆奴。但命运和他一家做对,原以为要迎来新生命了,老婆却出了车祸,孩子没了,人也瘫痪了。接下来的岁月,欧维就一直在细心呵护老婆,解决各种问题,憎恨各种对残疾人不公的社会制度。
老婆去世后,他也再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如果没读过原著,看这电影的过程很有趣:它是纯粹地靠人物驱动的电影,到结尾,你不仅原谅了欧维,似乎也对身边那些恼人的邻居、上司、同事多了一份同理心,这电影肯定是不白看的。
 
《人生果实》
和去年推荐的《四个春天》一样,《人生果实》也是一部有治愈功效的纪录片。建筑师津端修一与英子夫妇深居于一栋自己打造的房子里,房子在普通的住宅区,却被树木、花草环绕。作为曾经的日本住宅公团建筑师,津端修一的建筑理念是人与自然共生,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一方案无法被经济和房地产快速发展的时代采纳。于是,这位倔强的建筑师就打算从自己做起,践行自己的理念。房子里里外外的一草一木都是两个人亲手种下的。庭院里的蔬菜、水果、花草随季节变化,家里的吃穿用度也随季节更替。
与自然融合的生活方式也影响了两人的性格和相处——“孜孜不倦,不紧不慢”,整部纪录片和两个老人的人生都可以用这八个字概括。《人生果实》多多少少能让丧丧的人提起一点对生活的热情。
 
《脸庞,村庄》
跟着法国新浪潮祖母阿涅斯·瓦尔达去旅行应该是一件挺酷的事。纪录片《脸庞,村庄》就是这么酷。前几年,街头艺术家JR很红,《脸庞,村庄》是他和阿涅斯·瓦尔达合作的艺术项目,两人开着辆小货车,穿越法国的村庄,为他们感兴趣的人拍照,再把照片像广告牌一样,呈现在他们觉得最有意义的地方。
JR是个八零后艺术家,两人上路那年,阿涅斯·瓦尔达八十多岁,两代艺术家凑在一起,真是个挺奇妙的组合。这部电影上映后一年多,阿涅斯·瓦尔达就去世了。再重看她的那些电影和这部最后的纪录片,你还是会被这个个子小小却充满能量的法国女人打动。瓦尔达骨子里的灵气和叛逆,永远不会被年龄困住。
 
《小城之春》
1948年版的《小城之春》,即便现在看,其中的人物和美学也禁得住琢磨。很难想象,在那个年代,费穆可以把传统文化与现代电影语言,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与它的普世性结合得那么好。《小城之春》的故事太简单了, 一个女人困于死水一般的婚姻生活,她与自己的旧爱重逢,春天来了,爱情来了,她内心重新燃起了激情。随激情而来的是一波又一波挣扎:过去和现在,传统道德与爱情,女人的命运与欲望……费穆用最优雅、凝练的镜头把这个通俗的故事讲得美极了。
《小城之春》是部耐看的电影,每次重看都感慨,中国电影讲故事的根基扎得挺稳,到底是打哪断的呢?
 
《过春天》
这是个玩文字游戏的片名,"过春天"听起来浪漫,其实是流行于香港、深圳一代的黑化,是过海关走私的意思。在另一个层面,"过春天"又包含着一个青春故事,是两个年轻人朦胧的情愫,也是一场叛逆的冒险。
《过春天》是这几年国内少有的把青春和犯罪都拍得很清新、洋气的电影。16岁的女主角佩佩能卷入"走水",能遇到男主角阿豪,都源于一个小女孩简单的愿望——她想和好朋友Joe一起去日本玩。这个小小的虚荣心把她带进了另一个世界,佩佩的青春故事背后是跨境学童特殊的成长路径,是深港特有的地理空间所带来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无论从视觉还是故事层面,《过春天》都值得看看。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20 首页-{宾利平台注册} 首页